他俩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能有ooc,不喜自行走人。欢迎同好找我扩列呜呜呜呜呜呜!!!

她空洞的眼睛盯着天花板。

天花板明明是干净又纯粹的白色,为什么一到夜晚,关了灯就变黑了呢?

少女盖着被子这么想到。她对着天花板露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就像不会笑的人强行扯出来的微笑一样难看。真奇怪。明明白天笑得那么好看自然。她半阖着眼看着这一片漆黑,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只是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落进厚实而柔软的枕头里。

这个世界,应该是这样才对。这样一片漆黑看不见一点光,没有任何的意义。那些话语,表情,颜色,全部都不需要。只需要一片漆黑中没有一点声音没有任何一个人,只有自己。那些东西对她来说,太过奢侈了,她拿不到,所以不需要。得不到的东西就得不到,就算得到了又有什么用呢。在她手里不也只是一个沾满了私欲贪婪被强行抢夺来的一个无用品罢了。

不可以随便和别人抱怨,不可以随便对别人露出不好的表情,不可以要求别人的帮助,不可以把真实的恶心人的自己放出来。那个东西只能像是被人所嫌弃的被箱子和铁链锁住的东西一样,见不得光。那时候的自己,就像一条毫无理智的疯狗。可以毫无理智的向他人大吼大叫,也可以像一个天生的哑巴说不出话,都是极端的阴郁极了的东西。让人看到一遍就不想再看第二遍,是个被唾弃厌恶的东西。




暂时先写一点。

先丢一点。可能会坑。

 【在阴郁的地方 积攒能量。人交出了什么 能变个样。】

  雨不停的在下。雨滴被和善的上帝狠狠地砸在肮脏的泥土上,低沉的喘息声被雨声所掩盖,暗红的血迹在白色的衬衫上晕开,如同寒冬的梅,那么刺眼。他只是低着头,捂住腹部的伤口向灌木丛里缩了缩,隐蔽自己的身形。清澈的蓝眸现在如同一潭死水。 他贪婪的吸取着空气,如同垂死挣扎的鱼,那么可笑,那么无助。他不应该这样,像一个小丑一样面对空无一人的舞台扯开一个难堪的笑容,仿佛是在取悦上帝让他苟延残喘。





乱写一通不喜勿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