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我好帅。

花吐症下(下)

*雷安 *ooc严重,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安迷修有些疑惑。最近一直不见雷狮,那个整天胡作非为带着他的海盗团团员的恶党。他一直是那么高傲,不屑一顾。紫罗兰色的眼中从来都带着上位者的骄傲,如同一只年轻的雄狮自傲而危险。他微叹一口气“嘿,这不挺好吗,恶党消失了。我应该感到高兴,安迷修,还有许多需要帮助的人等着你,干嘛在这里想这个恶党呢?”

再次见到雷狮安迷修有些震惊。他看起来虚弱极了,尽管他还是有力的挥动他那个笨重的武器,可安迷修看得出,雷狮苍白的脸色和紧紧抿住的嘴唇。他停了下来,雷狮高举的锤子砸下,被忽然停下的安迷修吓了一跳,在空中顿了一下猛地砸下。安迷修借着停顿的空隙躲开了这一击。

“操,安迷修你干嘛,突然停下来你脑子有病吗?”

“我不会欺负比我弱的人,尽管他是个恶党。”安迷修只是看了他一眼,很快收回视线,好像多看他一眼都不愿意。

“本大爷弱?安迷修你该不会是脑子出问题了吧?哦,对。你早就被你那个无用的骑士道塞满了你那空空的脑袋,怎么会没问题?”

“雷狮,我今天不想和你多纠缠,我也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想知道。你很虚弱,我相信你这个自大狂应该感觉的到吧?等你恢复了实力我再来讨伐你吧。”安迷修没等他说完便径直走入森林深处,不见踪影。

“呸,我可去你的。本大爷看你才是自大狂吧。”雷狮站在原地大声咒骂着安迷修,但他清楚,自己现在很弱。安迷修那个榆木脑袋都看出来了。

“变回原本的样子,还是和他告白?”雷狮很快做出了决定。

雷狮站在房间里,想要开口,却像是嗓子口堵着一团棉花一样,让他说不出来。“我……”他声音有些颤抖“我选择放弃爱着安迷修,从此以后,我不会对他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干哑的嗓子说出的话十分难听,但狮子目光十分坚定,让人觉得好似他从未对安迷修有过感情。他知道,他是雷狮,是海盗,他不能因为任何一个人打乱他的前程,他也不会爱上一个人,这对海盗来说,是致命的弱点,海盗从来都无情。

那天雷狮一个人去了一颗大树下像一个孩子一样挖开树边的泥土,小心翼翼的放入一个盒子。除了雷狮没有人知道他盒子里有些什么,只是那天后,雷狮恢复了原本风采。继续在凹凸大赛踩弱鸡欺负新人,一切恢复到我爱你之前的模样,也挺好。你是骑士,我是海盗。

啊,写完了。虽然没笔感还是凑合着写了,十分感谢小天使们的心心小手儿,文笔不怎么样很垃圾,您们凑合着看看就好,权当娱乐,是吧。依旧不要脸的求心心小手儿评论,如果有人能喜欢应该会继续写雷安系列的文吧……。谢谢谢谢,mua。

花吐症(上)

*雷安 *ooc有而且严重。小学生文笔注意。不喜勿喷。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淡淡的勿忘我香在雷狮房间中无法散去。渐渐的,海盗团团员们也发现了,雷狮身上总带着一股勿忘我香,并且总是咳嗽。他们调侃雷狮是不是交了女朋友,雷狮总是摇头并且瞪他们一眼“瞎说什么,本大爷可没找弱鸡当女朋友的兴趣。”卡米尔将帽子拉下,遮住他的表情。他可不像佩利那样粗神经,看不出雷狮在咳嗽中那一朵朵勿忘我花朵。



雷狮精神越来越差,甚至有时候窝在他房间不愿出门。伴随着越来越严重的咳嗽,雷狮明白,他必须得做出一个选择了。他闭上眼睛一遍又一遍的质问着自己。“我放得下他吗?如果我告诉他我喜欢他,他会接受吗?骑士和海盗,有可能吗……?”雷狮的人生中第一次陷入迷茫,他无法去控制这个局面,一直以上位者掌控一切的姿态面对这个世界,现在的局面已经脱离了他的掌心,他有些慌张,有些无力。


渐渐的,咳嗽出的花朵伴随着血丝。雷狮整个人也消瘦了许多。可他仍然昂着头,狮子从来不会低头。眼前经常恍惚看到那棕发青眸的少年的影子,他的微笑,他的愣神,甚至是他看向自己那冰冷的表情。一切的一切让雷狮无法自拔,他想到。“我可能放不下他,这对我来说,太难了。”

第一次在老福特发文怂的要死。不喜勿喷文笔不好权当娱乐。